2006/10/23

吳哥翦影
分類:柬埔寨



柬埔寨是中南半島上最神秘的古國,雖然地理位置上與台灣有些距離,但想到台灣鄉間可見用紅色噴漆寫下「柬埔寨新娘」字樣的婚姻仲介廣告,以及偶爾新聞會報導滯留柬埔寨的大哥近況,一時間距離好像又拉近不少。

當然柬埔寨絕對不僅於此。一般人對於柬埔寨的印象還停留在「紅高棉」貧窮戰亂的內戰時期,如今的柬埔寨,在經濟與國際參與上逐漸擴大,著名的世界七大奇景之一:吳哥窟,更吸引了數百萬觀光客不遠千里前來一探叢林中的歷史迷惑。

我坐船沿著洞里薩湖(Tonle Sap Lake)往北,欲造訪叢林中的奇蹟吳哥窟。洞里薩湖是中南半島上最大的湖泊,也是湄公河的天然蓄水池,水量隨著季節變化有很大的不同,許多人仰賴大湖而生,而湖水收放之間,就像是人體的肺臟一樣,彷彿有生命般的呼吸律動,透過如血管般散佈的河流,將養份推送各地,滋養了這片南方的大地。

未見識洞里薩湖前,對「東南亞最大」這樣的名號,總有些半信半疑,懷疑是否是不負責任的膨風吹牛。直到坐在船上的過程中,才實際體會到洞里薩湖的大,五個小時的航程中,有一半的時間是在無邊無際的浩瀚中。與其說它大,不如說是人在自然中太渺小。

自西元 9世紀至15世紀的吳哥王朝,除了開疆闢土的不世成就外,留給後人的普世資產應當就屬歷代國王陸續建造及擴充的世界上最大廟宇建築之一:吳哥窟。根據元代周達觀的《真臘風土記》一書上記載,那時的吳哥,是個物資豐裕無慮的年代。

頹頃後的吳哥,在叢林中沉睡近四世紀。甦醒後的觀光人潮,也許有些人前來找尋「古墓奇兵」中的蘿拉;也許有人只為尋找王家衛「花樣年華」中的驚鴻一瞥,但吳哥的美總一致的讓人驚艷讚嘆不已。吳哥王朝的國王們,大概也沒料到,當年可能好大喜功所留下的遺跡,如今卻成為滋養後世子民們的觀光資產。

踏進小吳哥迴廊,廊柱迆邐而去,一道道陽光灑進來,營造光影的俐落反差;夾雜著佛像前的香煙裊繞,以及遊人揚起的灰塵,迷濛的讓人以為佛光乍現。迴廊外牆散落著舞影,牆壁上雕刻的仙女,自玉蔥般的指尖到圓潤的體態,無一不展現活靈的脈波律動,我似乎聆聽到梵音嬝嬝,肢體神情間透露著千百年前的自信律動。

而擁有216張笑臉像的拜揚寺(Bayon),留給此間旅客最深印象的「高棉微笑」,在隱含著沈思與慈悲和藹的表情下,每個人彷彿都被他看透。你怎樣都無法在微笑中找到一丁點兒的不友善,誠如這裡的人民,雖然物質生活貧乏,但友善的種子早在那時就已紮下了根。

塔普倫寺(Ta Prohm)中的卡波克(Kapok)樹,早已成為代表吳哥窟的另一象徵。樹根牢牢的抓住寺院牆石,和它們形成密不可分的恐怖平衡。若是砍除,寺院必定土崩瓦解;若是保留,寺院也會在其日積月累的緊箍下破碎難全。這樣兩難的局面,往左往右都是割捨不下,不如讓它漂流在時間的河流中,找尋它自己的生命終點。

在這樣寧靜的氛圍,想著過往今來風流人物,似乎轉眼已成過往雲煙了。

【刊登於遠東航空機上雜誌】

3 迴響:

貓小姐 提到...

光是在電視上看discovery就覺得很震撼,更不用說親眼目睹的感動了,現代的建築再美,可都少了一點文化氣蘊在其中。

STIMULI 提到...

對我來說
柬埔寨是一個讓我有著矛盾情感的國家
生命的強韌與脆弱、繁盛與凋零..
就這麼交錯著..
情感太濃了
不忍細看

木馬 提到...

STIMULI
你應該也是易感之人
能看到許多遊客看不到的部分
應該是深入了解後的悵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