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19

Always Food



民以食為天,打從我們到阿妮絲家開始,就被餵了許多的食物。這點跟中國人好客的心態似乎沒啥兩樣,怕客人吃不飽主人沒面子。接下來跟各位一一說分明。

伊朗人用餐不在餐桌上,在地毯舖上一層防水布,就在地上圍坐著用餐。阿妮絲媽媽端出來的水果,不管是蜜瓜、桃子、葡萄、香蕉都甜的要死,實在好吃。伊朗產的瓜果品質挺不錯的,重點也是便宜。

有著一手好廚藝的阿妮絲媽媽,從我們到達家裡開始,就張羅著全家人包括我們的吃。第一天到家裡已是下午三點多,被曬得暈頭轉向的我們,肚子也飢腸轆轆,偏偏死要面子活受罪,阿妮絲媽媽問我們吃了沒,我們回答不餓(答非所問),可能她看出我們尚未進食,所以主動端上菜餚,我們稀哩呼嚕就吃完了。

晚餐全家人到外面用餐,吃的是伊朗式的披薩,伊朗反西方,但很多的影響卻又擺脫不掉,這裡的披薩吃起來和我們習慣的厚皮和薄片口感都不一樣,介於兩者之間,叫的蘑菇披薩,吃起來也不賴。

上館子吃披薩

重頭戲在第二天。因為前一晚大家都搞到很晚才睡,早餐十點多才吃,原本以為快吃午餐了,所以並沒有吃很多。沒想到伊朗人的午餐時間都是下午兩點多,等到午餐已經是下午三點了。

除了肚子咕嚕叫之外,更要命的是阿妮絲媽媽在作好吃的大餐:果乾雞。這道看來普通,實則費工的菜,從十二點多就開始陸續準備了,所以大家可以想像那種看得到卻吃不到的煎熬。首先將桃子、葡萄等多種水果的果乾,塞到雞的肚子裡,塞滿後放到已經加入蕃茄醬的大鍋中熬煮,雞的精華融入湯中,也是麵包最好的沾醬。煮好後再將雞撈起放入平底鍋裡小火煎,煎到呈現金黃色就大功告成了。這隻雞好吃到差點把手指吞了進去,有果乾甜味,連雞胸肉吃起來也是鮮嫩多汁,一點也不柴。除了主菜外,還作了沙拉,用番紅花作成的米飯,吃得我們大呼過癮,放棄了文明的刀叉,直接雙手萬能的大快朵頤一番。

晚上七點半的巴士前往設拉子,以為這是最後的午餐,沒想到阿妮絲媽媽實在貼心,怕我們坐夜車肚子餓,還作了三明治讓我們帶在車上吃。回想這一天半,受他們家照顧實在太多。

果乾雞的材料

搭配主菜的蕃紅花飯

豐盛的午餐

讓我們在長途巴士上享用的愛心晚餐

2 迴響:

阿餅 提到...

好幸福啊

我也喜歡加了番紅花的米飯
有一種獨特的香氣

第一張照片實在太有味道太讚了

木馬 提到...

阿餅
看到照片我就想起他們一家人
以及那天香噴噴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