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24

一橋飛架變通途



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萬里長江橫渡,極目楚天舒。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今日得寬餘。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風檣動,龜蛇靜,起宏圖。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斷巫山雲雨,高峽出平湖。神女應無恙,當驚世界殊。 -毛澤東《水調歌頭·長江》

1956年6月,毛澤東由武昌游泳橫渡長江,到達漢口,游在長江中,看著橫跨長江的武漢大橋,大概是一時興起,填了這首詞。

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橋除了連接用途,有時也會拿來當作國力的呈現。同樣橫跨長江的南京長江大橋,是長江上第一座中國自行設計建造的雙層式鐵路、公路兩用橋,曾經被中共宣傳成六十年代主要建設成果。但如今在快速經濟發展下,過低的橋身反而成為萬噸海輪進入的阻礙,因此有人建議該重建,沒想到連橋的命運也是此一時也,彼一時也。

目前長江已建成通車的大橋有39座,在興建中的尚有11座,已完成規劃的也有17座。隨著中國經濟的起飛,貨能暢其流的橋樑工程正如火如荼的展開,不過隨著橋樑的增加,也代表了更多的污染有形無形的毒害著這條中國母親河,我深深的憂慮這條巨龍在將來會成為反噬的毒蛇。

父親在民國38年,帶著一只皮箱,從當時橋附近的下關上船離開家鄉,順江渡洋來到台灣。如今再站上高85公尺的大橋,看著江面上來往絡繹不絕的大小船隻,不知又是怎樣的感受?逝者如斯,白髮斑鬢,也許只能徒呼大時代的造化弄人吧!

2 迴響:

李飛機 提到...

我都會一直看成

一架飛橋變通途...

木馬 提到...

李飛機
安呢嘛ㄟ通喔